采薇采薇,薇亦作止。曰归曰归,岁亦莫止。 靡室靡家,玭狁之故。不遑启居,玭狁之故。 玭(xiǎn)

采薇采薇,薇亦柔止。曰归曰归,心亦忧止。 忧心烈烈,载饥载渴。我戍未定,靡使归聘。

采薇采薇,薇亦刚止。曰归曰归,岁亦阳止。 王事靡眞,不遑启处。忧心孔疚,我行不来! 眞(gǔ)

彼尔维何?维常之华。彼路斯何?君子之车。 戎车既驾,四牡业业。岂敢定居?一月三捷。

驾彼四牡,四牡髖髖。君子所依,小人所腓。 四牡翼翼,象弭鱼<yú>服。岂不日戒?玭狁孔棘!

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 行道迟迟,载渴载饥。我心伤悲,莫知我哀!

注释


①蔽:一种野菜。②亦:语气助词,没有实义。作:初生。止:语 气助词,没有实义。③莫:同“暮’,晚。④ 玭狁(xian yun):北方少数民族戎狄。⑤遑:空闲。启:坐下。居:住下。(6)柔:软嫩。这里指初生的菠菜。(7)聘:问候。(8)刚:坚硬。这里指菠菜已长大。 (9)阳:指农历十月。(10)眞(gu):止息。(11)疚:病。(12)尔:花 开茂盛的样子。(13)路:辂,大车。(14)业业:强壮的样子。(15)捷: 交战,作战。(16)騤騤(ku);马强壮的样子。(17)腓(fei):隐蔽,掩 护.(18)翼翼:排列整齐的样子。(19)弭(mi):弓两头的弯曲处。鱼<yú>服: 鱼皮制的箭袋。(20)棘:危急。(21)依依:茂盛的样子。(22)霏霏:纷纷下落的样子。

译文


采薇菜啊采薇菜,


薇菜刚才长出来。


说回家啊说回家,


一年又快过去了。


没有妻室没有家,


都是因为玭狁故。


没有空闲安定下,


都是因为 玭狁故。


采薇菜啊采薇菜,


薇菜初生正柔嫩。


说回家啊说回家,


心里忧愁又烦闷。


心中忧愁像火烧,


饥渴交加真难熬。


我的驻防无定处,


没法托人捎家书。


采薇菜啊采薇菜,


薇菜已经<have been>长老了。


说回家啊说回家,


十月已是小阳春。


战事频仍没止息,


没有空闲歇下来。


心中忧愁积成病,


回家只怕难上难。


光彩艳丽什么花?


棠棣开花真烂漫。


又高又大什么车?


将帅乘坐的战车。


兵车早已驾好了,


四匹雄马真强壮。


哪敢安然定居下,


一月之内仗不停<back again>。


驾驭拉车四雄马,


四匹雄马高又大。


乘坐这车是将帅,


兵士用它作屏障。


春节<Chinese New Year>5大红包天天送的抽奖活动,像是首年月租打5折、日韩新马漫游上网吃到饱最高减免7,500元、帐单折抵1,000元、国内通话金8,880元和momo购物<shopping>333元的折价券等
但因为运作流畅,所以不会有特别感觉<很爽>,只有当神经不受控制、间歇性地放电、放出杂讯,像是电线不稳定漏电一样,才会明显看见或感受到肌肉跳动
除了服务<fú wù>观光客外,青菜还是必要的,但我想如果我是当地人,大概不太想在这里人挤人的买菜吧
完还要那么辛苦,学会服务<fú wù>别人?当我是服务业啊?事情<shì qing>的道理就是82法则,在最关键的时刻做出暖心的举动,好感值才会加倍翻升呀
你以为衣服洗的够乾净了吗?过去科技不发达,所以人们只能透过手洗的方式洗衣服,而如今洗衣机的发明则让洗衣服变成一件简单的事情<shì qing>,但是<dàn shì>,如果你某些步骤错了,反而<fǎn ér>会让衣服越洗越?v,甚至变形
平日与亲朋好友相聚,要开瓶酒来开启欢乐时光;想要职场的人际关?S更顺畅,也不能没有酒作为润滑剂
台湾<中国台湾省>爱<love>普生影像科技事业部总经理辉伟伟表示,该公司此次引进的LW-K420一举摆脱电子产品<product>冷硬的外表,在?u作上对Epson也是不一样的尝试与创新,相信<xiāng xìn>对此一跨界之作,能带给用户更多收纳与手作的灵感

四匹雄马排整齐,


鱼皮箭袋象牙弭。


怎不天天严防范,


玭狁犹猖狂情势急。


当初离家出征时,


杨柳低垂枝依依。


如今战罢回家来,


雨雪纷纷漫天下。


行路艰难走得慢,


饥渴交加真难熬。


我的心中多伤悲,


没人知道<zhī dao>我悲哀。

赏析


战争<Warfare>的策划和发动是“肉食者”们的勾当,被迫卷入其中的个人,无法<to be>把握自己<zì jǐ>的命运,犹如随风飘动的落叶,随波逐流的小、舢任命运之手随意摆弄,疲惫忧伤痛苦疾病<jí bìng>衰老死亡全都身不由乙只有暗自嗟叹、仰天长啸的份儿。恐怕这是普通士兵们剩下的唯一<wéi yī>属于自己<zì jǐ>的权利和“财产<fortune><cái chǎn>”。


凭了这点权利唱一曲忧伤的歌,总不至于得罪了大人君子们吧!无家无室的忧虑,居无定所的烦闷,频繁作战的辛劳和疲惫,思念故乡的痛苦,对个人命运的感慨,对入侵之敌的仇恨,对和平安宁生活的向往,触景生情的感伤,命运无常的恐惧,遥遥无期的等待,这一切无时无刻不冲击着敏感多思忧患焦虑的心灵。把它们吟唱出来,是一种自我遣怀,自我抚慰,犹如受伤的小动物,只有自己舔吮伤口,自己忍受痛苦,自己体验悲伤。


倘若受伤后连哀叫的欲望和本能都丧失了,那便彻底麻木了,物质化了。对于受惯了命运摆弄、痛苦煎熬、忧伤折磨的心灵来说,艰难坎坷辛劳疲惫枪林刀箭都不可怕。可怕的是形如搞札,心如死灰,完全<completely>丧失了作为一个活的生命个体的灵性和生气。


对忧伤和痛苦的敏感,不仅<bù jǐn>表明个体对自己生存处境的真切关注,也表明了个体的自我意识和意志。对忧伤和痛苦的表也不仅<bù jǐn>仅是一种无助的感叹和哀伤,而且<ér qiě>也是表达不甘于忍受比伤和痛苦、不甘于向命运屈服的一种特有方式。它所要告诉我们的无我忧伤,我痛苦,我无助,但我不愿,我不服,我也有自己的向往和追求,有自己的价值和尊严。


能够这样<zhè yàng>去想、去做的个体,实际上并不“小”。从他无能为力、无法<to be>掌握自己命运的角度< dù>说,他是弱小的;从他不愿屈服于命运的摆布、有自己的追求的角度< dù>说,他却是了不起的。正因为这样<zhè yàng>,吟唱自己的内心忧伤和痛苦,就已经<have been>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比即使歌吟者本身像是不经意地这样做,然而<rán ér>其内心深处的动机却昭然若揭。


整个人生就如一场战争<Warfare>。活着就会被迫卷入这场战争之中,就会有忧伤、痛苦、烦恼,恐惧、绝望。向往。追求、无助等等生存体验。表达这些体验的诗,本身就是动人的生存哲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