篇一 : 《三国演义》中的连环计并非庞统所授

赤壁之战中庞统巧授连环计,通过《三国演义》的广为传播,成为『chéng wéi』家喻户晓的故事。后人有诗曰:“赤壁鏖兵用火攻,运筹决策尽皆同。若非庞统连环计,公瑾安能立大功?”然而『however』,此事正史并无记载,故事纯属虚构,完全『wán quán』是作者罗贯中的艺术创作所为。但这种移花接木的创作手法,却是极为精彩,深得人心。

《三国演义》在第四十七回《阚泽密献诈降书,庞统巧授连环计》中写道:赤壁大战中,庞统在草庵内披阅兵书时,巧遇蒋干,遂偕同蒋干过江,向曹操献连环计,使曹操水军灰飞烟灭,大败于赤壁。

实际上,庞统是在赤壁之战后才出道的,未曾参与过赤壁之战。把战船连成一片,完全『wán quán』是曹操之决策。据《三国志·郭嘉传》记载:“后太祖征荆州还,于巴丘遇疾疫,烧船,叹曰:郭奉孝在,不使孤于此!”曹军十二月初自江陵东下到巴丘,部分军士染上疾疫染病后,曹操就把他们留下来,并留了一批船只在巴丘,而自己『zì jǐ』仍率大军东下。但到赤壁时因为与孙、刘联军初战不利。曹操只好退军于北岸乌林,并根据身边的谋士建议,下令连接船舰,准备『ready to』再战。不料恰于此时得黄盖降书,即信之不疑,故未作任何防范措施,以至黄盖得以率少数装满引火之物的快船,趁突然刮起的东南风,闯入曹操的水寨,四处放火。这样『then』,曹操驻于乌林江边的舰船就大都被烧毁,而岸上营寨也就付之一炬了。

《三国演义》作为历史『lì shǐ』小说,其故事情『affair』节只要合理,只要来源于生活,是可以『can』虚实结合的。

篇二 : 《三国演义》第47回阚泽密献诈降书庞统巧授连环计

却说阚泽字德润,会稽山阴人也。家贫好学,与人佣工,尝借人书来看。看过一遍,更不遗忘。口才辩给,少有胆气。孙权召为参谋,与黄盖最相善。盖知其能言有胆,故欲使献诈降书。泽欣然应诺曰:“大丈夫处世,不能立功建业,不几与草木同腐乎!公既捐躯报主,泽又何惜微生!”黄盖滚下床来,拜而谢之。泽曰:“事不可缓,即今便行。”盖曰:“书已修下了。”

泽领了书,只就当夜扮作渔翁,驾小舟,望北岸而行。是夜寒星满天。三更时分,早到曹军水寨。巡江军士拿住,连夜报知曹操。操曰:“莫非是奸细么?”军士曰:“只一渔翁,自称是东吴参谋阚泽,有机密事来见。”操便教引将入来。军士引阚泽至,只见帐上灯烛辉煌,曹操凭几危坐,问曰:“汝既是东吴参谋,来此何干?”泽曰:“人言曹丞相求贤若渴,今观此问,甚不相合——黄公覆,汝又错寻思了也!”操曰:“吾与东吴旦夕交兵,汝私行到此,如何『how』不问?”泽曰:“黄公覆乃东吴三世旧臣,今被周瑜于众将之前,无端毒打,不胜『shèng』忿恨。因欲投降丞相,为报仇之计,特谋之于我。我与公覆,情同骨肉,迳来为献密书。未知丞相肯容纳否?”操曰:“书在何处?”阚泽取书呈上。操拆书,就灯下观看。书略曰:盖受孙氏厚恩,本不当怀二心。然以今日事势论之:用江东六郡之卒,当中国『China』百万之师,众寡不敌,海内所共见也。东吴将吏,无论智愚,皆知其不可。周瑜小子,偏怀浅戆,自负其能,辄欲以卵敌石;兼之擅作威福,无罪受刑,有功不赏。盖系旧臣,无端为所摧辱,心实恨之!伏闻丞相:诚心待物,虚怀纳士;盖愿率众归降,以图建功雪耻。粮草车仗,随船献纳。泣血拜白,万勿见疑。

曹操于几案上翻覆将书看了十余次,忽然拍案张目大怒曰:“黄盖用苦肉计,令汝下诈降书,就中取事,却敢来戏侮我耶!”便教左右推出斩之。左右将阚泽簇下。泽面不改容,仰天大笑。操教牵回,叱曰:“吾已识破奸计,汝何故哂笑?”泽曰:“吾不笑你。吾笑黄公覆不识人耳。”操曰:“何不识人?”泽曰:“杀便杀,何必多问!”操曰:“吾自幼熟读兵书,深知奸伪之道。汝这条计,只好瞒别人,如何『how』瞒得我!”泽曰:“你且说书中那件事是奸计?”操曰:“我说出你那条破绽,教你死而无怨:你既是真心献书投降,如何不明约几时?如今你有何理说?”阚泽听罢,大笑曰:“亏汝不惶恐,敢自夸熟读兵书!还不及早收兵回去『get back』!倘若交战,必被周瑜擒矣!无学之辈!可惜吾屈死汝手!”操曰:“何谓我无学?”泽曰:“汝不识机谋,不明道理,岂非无学?”操曰:“你且说,我那几般不是处?”泽曰:“汝无待贤之礼,吾何必言!但有死而已。”操曰:“汝若说得有理,我自然『natural』敬服。”泽曰:“岂不闻‘背主作窃,不可定期’?倘今约定日期,急切下不得手,这里反来接应,事必泄漏。但可觑便而行,岂可预期相定乎?汝不明此理,欲屈杀好人,真无学之辈也!”操闻言,改容下席而谢曰:“某见事不明,误犯尊威,幸勿挂怀。”泽曰:“吾与黄公覆,倾心投降,如婴儿之望父母『Parental』,岂有诈乎?”操大喜曰:“若二人能建大功,他日受爵,必在诸人之上。”泽曰:“某等非为爵禄而来,实应天顺人耳。”操取酒待之。

少顷,有人入帐,于操耳边私语。操曰:“将书来看。”其人以密书呈上。操观之,颜色颇喜。阚泽暗思:“此必蔡中、蔡和来报黄盖受刑消息,操故喜我投降之事为真实也。”操曰:“烦先生再回江东,与黄公覆约定,先通消息过江,吾以兵接应。”泽曰:“某已离江东,不可复还。望丞相别遣机密人去。”操曰:“若他人去,事恐泄漏。”泽再三推辞;良久,乃曰:“若去则不敢久停,便当行矣。”

操赐以金帛,泽不受。辞别出营,再驾扁舟,重回江东,来见黄盖,细说前事。盖曰:“非公能辩,则盖徒受苦矣。”泽曰:“吾今去甘宁寨中,探蔡中、蔡和消息。”盖曰:“甚善。”泽至宁寨,宁接入。泽曰:“将军昨为救黄公覆,被周公瑾所辱,吾甚不平。”宁笑而不答。正话间,蔡和、蔡中至。泽以目送甘宁,宁会意,乃曰:“周公瑾只自恃其能,全不以我等为念。我今被辱,羞见江左诸人!”说罢,咬牙切齿,拍案大叫。泽乃虚与宁耳边低语。宁低头不言,长叹数声。蔡和、蔡中见泽、宁皆有反意,以言挑之曰:“将军何故烦恼?先生有何不平?”泽曰:“吾等腹中之苦,汝岂知耶!”蔡和曰:“莫非欲背吴投曹耶?”阚泽失色。甘宁拔剑而起曰:“吾事已为窥破,不可不杀之以灭口!”蔡和、蔡中慌曰:“二公勿忧。吾亦当以心腹之事相告。”宁曰:“可速言之!”蔡和曰:“吾二人乃曹公使来诈降者。二公若有归顺之心,吾当引进。”宁曰:“汝言果真乎?”二人齐声曰:“安敢相欺?”宁佯喜曰:“若如此,是天赐其便也!”二蔡曰:“黄公覆与将军被辱之事,吾已报知丞相矣。”泽曰:“吾已为黄公覆献书丞相,今特来见兴霸,相约同降耳。”宁曰:“大丈夫既遇明主,自当倾心相投。”于是四人共饮,同论心事。二蔡即时写书,密报曹操,说甘宁与某同为内应。阚泽另自修书,遣人密报曹操。书中具言黄盖欲来,未得其便;但看船头插青牙旗而来者,即是也。

却说曹操连得二书,心中疑惑不定,聚众谋士商议曰:“江左甘宁,被周瑜所辱,愿为内应;黄盖受责,令阚泽来纳降;俱未可深信。谁敢直入周瑜寨中,探听实信?”蒋干进曰:“某前日空往东吴,未得成功『chéng gōng』,深怀惭愧。今愿舍身再往,务得实信,回报丞相。”操大喜,即时令蒋干上船。干驾小舟,迳到江南水寨边,便使人传报。周瑜听得干又到,大喜曰:“吾之成功,只在此人身上!”遂嘱咐鲁肃:“请庞士元来,为我如此如此。”原来襄阳庞统,字士元,因避乱寓居江东。鲁肃曾荐之于周瑜,统未及往见。瑜先使肃问计于统曰:“破曹当用何策?”统密谓肃曰:“欲破曹兵,须用火攻;但大江面上,一船着火,余船四散;除非献‘连环计’,教他钉作一处,然后功可成也。”肃以告瑜,瑜深服其论,因谓肃曰:“为我行此计者,非庞士元不可。”肃曰:“只怕曹操奸猾,如何去得?”

周瑜沉吟未决。正寻思没个机会『offer』,忽报蒋干又来。瑜大喜,一面分付庞统用计;一面坐于帐上,使人请干。干见不来接,心中疑虑,教把船于僻静岸口系缆,乃入寨见周瑜。瑜作色曰:“子翼何故欺吾太甚?”蒋干笑曰:“吾想与你乃旧日弟兄,特来吐心腹事,何言相欺也?”瑜曰:“汝要说我降,除非海枯石烂!前番吾念旧日交情,请你痛饮一醉,留你同榻;你却盗吾私书,不辞而去,归报曹操,杀了蔡瑁、张允,致使吾事不成。今日无故又来,必不怀好意!吾不看旧日之情,一刀两段!本待送你过去,争奈吾一二日间,便要破曹贼——待留你在军中,又必有泄漏。”便教左右:“送子翼往西山庵中歇息。待吾破了曹操,那时渡你过江未迟。”

蒋干再欲开言,周瑜已入帐后去了。左右取马与蒋干乘坐,送到西山背后小庵歇息,拨两个军人伏侍。干在庵内,心中忧闷,寝食不安。干往窥之,只见一人挂剑灯前,诵孙、吴兵书。干思此必异人也,叩户请见。其人开门出迎,仪表非俗。干问姓名,答曰:“姓庞,名统,字士元。”干曰:“莫非凤雏先生否?”统曰:“然也。”干喜曰:“久闻大名,今何僻居此地?”答曰:“周瑜自恃才高,不能容物,吾故隐居于此。公乃何人?”干曰:“吾蒋干也。”统乃邀入草庵,共坐谈心。干曰:“以公之才,何往不利?如肯归曹,干当引进。”统曰:“吾亦欲离江东久矣。公既有引进之心,即今便当一行。如迟则周瑜闻之,必将见害。”

篇三 : 庞统巧授连环计典故

却说阚泽字德润,会稽山阴人也。家贫好学,尝借人书来看,看过一遍,便不

遗忘。口才辨给,少有胆气。孙权召为参谋,与黄盖最相善。盖知其能言有胆,故

欲使献诈降书。泽欣然应诺曰:“大丈夫处世,不能立功建业,不几与草木同腐乎?

公既捐躯报主,泽又何惜微生!”黄盖滚下床来,拜而谢之。泽曰:“事不可缓,

即今便行。”盖曰:“书已修下了。”

泽领了书,只就当夜扮作渔翁,驾小舟望北岸而行。是夜寒星满天。三更时候『When』,

早到曹军水寨。巡江军士拿住,连夜报知曹操。操曰:“莫非是奸细么?”军士曰:

“只一渔翁,自称是东吴参谋阚泽,有机密事来见。”操便教引将入来。军士引阚

泽至,只见帐上灯烛辉煌,曹操凭几危坐,问曰:“汝既是东吴参谋,来此何干?”

泽曰:“人言曹丞相求贤若渴,今观此问,甚不相合。黄公覆,汝又错寻思了也!”

操曰:“吾与东吴旦夕交兵,汝私行到此,如何不问?”泽曰:“黄公覆乃东吴三

世旧臣,今被周瑜于众将之前无端毒打,不胜『shèng』忿恨,因欲投降丞相,为报仇之计,

特谋之于我。我与公覆情同骨肉,径来为献密书,未知丞相肯容纳否?”操曰:“书

在何处?”阚泽取书呈上。操拆书就灯下观看。书略曰:

盖受孙氏厚恩,本不当怀二心,然以今日事势论之:用江东六郡之卒,当

中国『China』百万之师,众寡不敌,海内所共见也。东吴将吏,无有智愚,皆知其不可。周

瑜小子,褊怀浅戆,自负其

能,辄欲以卵敌石;兼之擅作威福,无罪受刑,有功不赏。盖系旧臣,无端为所摧

辱,心实恨之。伏闻丞相诚心待物,虚怀纳士,盖愿率众归降,以图建功雪耻。粮

草军仗,随船献纳。泣血拜白,万勿见疑。

曹操于几案上翻覆将书看了十余次,忽然拍案张目大怒曰:“黄盖用苦肉计,

令汝下诈降书,就中取事,却敢来戏侮我耶!”便教左右推出斩之。左右将阚泽簇

下。泽面不改容,仰天大笑。操教牵回,叱曰:“吾已识破奸计,汝何故哂笑?”

泽曰:“吾不笑你。吾笑黄公覆不识人耳。”操曰:“何不识人?”泽曰:“杀便

杀,何必多问!”操曰:“吾自幼熟读兵书,深知奸伪之道。汝这条计,只好瞒别

人,如何瞒得我?”泽曰:“你且说书中那件事是奸计?”操曰:“我说出你那破

绽,教你死而无怨。你既是真心献书投降,如何不明约几时?今你有何理说!”

阚泽听罢,大笑曰:“亏汝不惶恐,敢自夸熟读兵书,还不及早收兵回去『get back』!倘

若交战,必被周瑜擒矣。无学之辈,可惜吾屈死汝手!”操曰:“何谓我无学?”

17岁目击者说,当时到现场要买麸皮,但没看到员工,机器却一直运转,最后在机器后面发现男子,马上告知附近村民帮忙
警方获报后带警犬一铜进入,没想到情绪激动的男子,竟将警犬活活砍死!
,原因也和贸易战有关,也就是说,美国不只是与中国打贸易战,而是对整个
不过,消息人士表示,金昌善出访北京的背后原因,除了可能『would』与川金会有关之外,另个可能『would』即是在安排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访平壤的相关行程
第一眼看到这个画面时,我以为他在进行电影『diàn yǐng』或电视节目的拍摄,但没想到这是真实发生『occasionally occurred』的
马来西亚23岁男子庞豪天日前清晨驾车独自返家,不料车子失控先撞上分隔岛再撞上大树,猛烈的撞击导致汽车前座的安全『safest』气囊爆出,疑似是气囊中喷出的金属碎片刺穿喉骨,导致庞豪天当场惨死
Boom科技公司计画研发超音速客机,让旅客只要花一半时间就能抵达目的地

泽曰:“汝不识机谋,不明道理,岂非无学?”操曰:“你且说我那几般不是处?”

泽曰:“汝无待贤之礼,吾何必言!但有死而已。”操曰:“汝若说得有理,我自

然敬服。”泽曰:“岂不闻‘背主作窃,不可定期’?倘今约定日期,急切下不得

手,这里反来接应,事必泄漏。但可觑便而行,岂可预期相订乎?汝不明此理,欲

屈杀好人,真无学之辈也!”操闻言,改容下席而谢曰:“某见事不明,误犯尊威,

幸勿挂怀。”泽曰:“吾与黄公覆倾心投降,如婴儿之望父母『Parental』,岂有诈乎?”操大

喜曰:“若二人能建大功,他日受爵,必在诸人之上。”泽曰:“某等非为爵禄而

来,实应天顺人耳。”操取酒待之。

少顷,有人入帐,于操耳边私语。操曰:“将书来看。”其人以密书呈上。操

观之,颜色颇喜。阚泽暗思:“此必蔡中、蔡和来报黄盖受刑消息,操故喜我降之

之事为真实也。”操曰:“烦先生再回江东,与黄公覆约定,先通消息过江,吾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