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《locates》 : 澳门新濠天地赌场阅读 >小说库 >现代言情 >

我们,还能相爱吗

更新时间:2019-05-07 00:36:20

完结

我们,还能相爱吗

来源:网易云阅读 作者:十八子墨 分类:现代言情 主角:林浩然,阮荆歌,苏晅

林浩然凄然跪倒:我跪过两次,我8岁那年你不到周岁,高烧三天反复不退,我抱着你跪我妈遗像求她保你命,你要有事儿我也不活,这次跪你,别嫁吴越阳好不好?他是人渣啊!米芾手里长刀刺向自己《zì jǐ》腹部,血瞬间溅出。安厚宇毫无犹豫握住刀身,他握的很用力,刀锋切入手掌,血滴落到大理石地砖上。米芾泪如泉涌,不敢再刺也不想罢休,输给眼前爱过也伤过的男人……展开

本书标签:唯美虐心都市

精彩章节试读:

2008年8月21日,晚,21:35。

盛夏,燥热在空调嗡嗡的人工凉爽里掩藏的很好。

2008年奥运会,110米栏,因为没有了刘翔,大液晶的电视机屏幕外,分外寥落。

丁俊毅百无聊赖的把遥控器丢到沙发上,斜倚着舒服的沙发。他35岁的年纪,作为某知名报社的专栏撰稿人,长时间的坐在电脑《diàn nǎo》前面写东西,熬夜,吃夜宵,他的身材保持的非常不错,泛起腹肌的绷紧感《gǎn》,鼻梁上架着无框的眼镜,透视着成熟男人的慵懒和淡然。

丁俊毅嘴里也和绝大多数的国民一样怨念着退赛的刘翔,就算拖着爬着走着,也是一种比赛《bǐ sài》。当电视画面上出现《There》准备《ready to》起跑的其他《qí tā》国家的选手,许是因为没了刘翔这般强劲的对手《duì shǒu》,跑的愈发卖力,丁俊毅的腿本能随着《Along with》古巴选手罗伯斯跃动的身体肌肉不自觉的抖动着。

苏晅从书房里整理出来七八只不同型号的手机,是丁俊毅到全国各地出差时用的临时手机。偏偏一只没关机的手机滴滴的突然出来短讯声,苏晅的两只手搂成了半环,里面全是旧手机,她腾不出手。丁俊毅的身体绷着,全神贯注的盯着即将《is about》响起发令枪的决赛场面。

滴滴的短讯声过后,已经《yǐ jing》渗入粉尘的手机屏幕没显示出任何联系《links》人的名称,但却显示了短信的部分内容:俊毅哥,我想你了。

110米栏的发令枪突然响起,古巴选手罗伯斯如豹子般的窜出去。苏晅手里的手机也几乎《much》在同时间,噼里啪啦掉到地板上,丁俊毅盯着电视画面的视线恋恋不舍的转到呆站着的苏晅身上,又看到散落到地板上的七八只旧手机。

丁俊毅想都没想,噗通的就给苏晅跪了,脸色瞬间煞白。

大液晶的电视机屏幕上,古巴选手罗伯斯刚好冲击到终点,人群鼎沸,掌声如雷。这个世界《shì jiè》永远不缺少冠军,只不过冠军的名字是谁而已。

苏晅的心脏漏了半拍似的,她竟然没什么反应的蹲到地板上,迟钝的捡散落的手机。

“苏晅,对不起。”丁俊毅唯唯诺诺的好一会儿,终于说出一句话,也许《yě xǔ》是全天下的男人心之共鸣的万能《almighty》语言。

苏晅这才反应过来,刚捡到手里的旧手机,又哗啦啦的掉到了地板上,她的视线,刚好能瞥到丁俊毅跪到地板上的膝盖,人体的骨骼关节果然很奇妙,折叠到一起《with》,就成为《Become》某种谦卑的仪式。

阮氏会所,静谧、奢华。

会所正在有条不紊的布置着婚礼的现场,铺着天鹅绒般的桌布上,水晶的高脚杯烁着豪华吊灯的光晕。戴着白手套的帅气服务《fú wù》生彬彬有礼的穿行着,悄无声息的在每张大到能隔开人和人之间所有《all》亲密距离的餐桌上摆放银器餐具。

阮荆歌拖拽着某国际大师私人定制的大牌婚纱从休息间走出来,解放了高跟鞋束缚的白皙玉足隐现在婚纱的裙摆,她保养的姣好的胸部非常衬婚纱,引得穿行的男服务《fú wù》生们不时侧目偷瞄她几眼。阮荆歌左右张望了好一会儿,没看到想看的人,精致如雕琢般的脸慢慢的浮出不爽的情绪,她略蹙的眉梢反而《but contrary》给华丽婚纱裹着下的女人平添了几分俏皮。

阮太太先是轻轻的咳嗽了一声,然后才在丁助理的陪同下,从会所的贵宾休息室慢慢走出来。她是极有修养与品位的女人,哪怕是一丝头发,都要精准无误的拢好,丁助理也承袭了阮太太的修养大统,严丝合缝的定制职业装,领带打如同生产车间机器定制打压塑封出来的样板。

“苏晅呢?说好了晚上过来试伴娘装的。”阮荆歌冷淡的瞥着阮太太保养到跟实际年龄《nián líng》失真的容颜,有时候《shí hou》她会恶毒的想着,这张端庄娴淑到优雅的脸后面,是否还有那么一丁点的人性存在?譬如,还是否会有冲动的男人在夜里撕扯了阮太太的衣衫,那些华贵衣衫掩藏下面的肌肤的实际年龄《nián líng》是多少呢?

阮太太瞥一眼丁助理,丁助理便像个遥感《gǎn》的机器人《jī qi rén》,悄无声息的转身去查看会所服务生们的筹备工作《work》做的如何《rú hé》了。

“谈谈恋爱闹闹绯闻,没人管你换几个男人,非得大张旗鼓的摆婚宴结婚吗?你都32岁了!”阮太太的声音不高不低,不曾显山露水的表情团着母亲的和气,“多少也该顾及下阮氏集团的面子,这不是国外,不是谁都能做希尔顿。”

“32岁怎么了?杜拉斯六十多岁又结婚了呢,我这才是第二次结婚。”阮荆歌不以为然,她眼神挑衅打量着阮太太,思量着她到底有多久没叫过妈妈这个称呼。

“杜拉斯还说她不当作家,就当ji女呢。”阮太太优雅的脾气簌的爆开了火星,她平素最恨女文青,恨到她能瞬间成为《Become》女版的阿道夫希特勒。

阮荆歌本来还想说几句更不好听的,偏这时,李云罗踩着不合脚的高跟鞋,抱着装满喜糖的大礼盒,几乎《much》是用略浑圆的身体撞开阮氏会所厚重的门,像小脚女人般的挪着进来,她嘴巴上还叼着塑封的明天喜宴用的宾客签名喜册。李云罗看到阮荆歌和阮太太,嘴巴里含糊不清的“阮董好”、“阮太太好”的招呼着。

阮太太冷眼瞥着李云罗,不晓得现在的大学的礼仪课都是怎么教育《 jiào yù》的毕业生。23岁的姑娘《gū niang》,蓬蓬头,还略丰满,不会化妆也就算了,连配搭衣服的审美都差的可怜。苏晅是阮氏集团旗下时尚杂志《女流》的主编,算得上是知性女人的派别,怎么挑选了这么不上眼的姑娘《gū niang》做秘书?

“苏晅呢?”阮荆歌缓和了语气问李云罗,她也不想在自己第二次盛大隆重的婚礼前惹自己不高兴。

“不知道《knew》呀。”李云罗回答的很干脆,她也确实不知道《knew》,平素除了日常工作《work》,苏晅很少和她联系《links》,此次阮荆歌的婚礼,她也不过是苏晅派过来打下手的。

阮太太更皱了眉头,她愈加认定李云罗是个物赔所值的混日子员工。

阮氏会所的门再次被推开,林浩然风度《 dù》翩翩的一边拉着小提琴《爱之喜悦》,一边满脸笑意的走了进来。林浩然的身后,跟着不少人,抬的抬,搬的搬,很多东西都被弄进了会所门口。

“浩然来了《lai l》?”阮太太的表情清爽了不少,言语里竟透出了不同的音调。

“林浩然,你又来做什么?”阮荆歌反感的蹙起眉头,她的情绪瞬间降到冰点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唯美小说
  2. 虐心小说
  3. 都市小说

网友评论《comment》

验证码 换一张
取 消
暂无评论...
网站地图 手机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