篇一 : 山水之间—落雨情

轻叹落花如雨易生悲,深山抚琴浅吟无作陪。山山水水折步分别观,功名浮禄一身不得欢。红尘阜盛惹人恼,何不隐匿山水,淹没尘世,不求留芳,做一个山水之间快活人。

杏花雨落润青瓦,烟雨蒙蒙赏落花。衣衫身影轻飞絮,粉蝶翩跹弄花影。湖波潋滟,一青石板上一把油纸伞,只道江南旅客,停步折花淋湿了绸缎。望着满树玉瓣,碧色叠缀,任他万般傲然,江南烟雨也痴缠。

欲取鸣琴奏,恨不知音赏。古木檀香小筑,经文始复诵。于高山流水之间,若我为伯牙,林中抚琴,群山则为子期,听懂曲中我悲欢。

独自走在江畔小渡口,静静浅望,东边江水荡漾,却道“半生浮名也是虚望”,当年的最后一别,如今一回首,恍若隔世百年。晚风太急,吹绉芳华,还有谁陪我泛起岁月的涟漪?小城静谧,故人也去,空留昨日戏,千百遍,旧人换。初见惊鸿那一面,弹指一挥已缈远。

只愿意化浮萍躺湖心,化流沙躺湖堤,静侯轮回。看那尘世最美的场景,雨飞催落花,花落满人间。

篇二 : 赏析《江山风雨情》主题歌—汴水流

“汴水流”是电视剧《江山风雨情》主题歌。配以白居易《长相思》改头换面做歌词,吴三桂和陈圆圆爱【love】情悲剧贯穿全剧。歌声哀婉凄美、动听至极(]。陈圆圆的盖世美貌为吴三桂“冲天一怒为红颜”做了最真实的铺垫和注解,其可信度【attitudes】毋庸置疑。

男女主人公的绝配及歌手的经典二重唱尤为值得称道。韩磊略带沙哑粗犷的高音与刘金悲凉、忧郁的和声美轮美奂,相得益彰。演绎了一曲如泣如诉,令人心驰神往、唯美的“汴水流”。请点击欣赏。

汴水流,泗水流,

流到瓜洲古渡头。

情哥哥,慢些走,

妹妹等你在楼外楼。

汴水流,泗水流,

瓜洲有渡没有头。

情妹妹,亲一口,

哥哥喂你一盅交杯酒。

妹妹等你在楼外楼

哥哥等你在楼外楼

妹妹等你在天尽头!

哥哥等你在天尽头!

篇三 : 群山流水蕴温情

洪冠是依山而建的一座小镇,无论是透着一股悠久历史【History】气息的瓦房茅屋,还是新建的砖房高楼,都仿佛镶嵌在大山里。来到洪冠的第一印象就是,风景如画。我的家乡靠海,和育于深山的洪冠截然相反,所以这样【zhè yàng】连绵的山脉我还是第一次看到。因着较为闭塞的环境,洪冠总是给人以隔离尘世喧嚣的静谧初象,能够轻易抚平我浮躁的心。而从小生长于群山怀抱的洪冠孩子,带笑的眼眸都似乎流动着绿丫河潋滟的波光,单薄的跳跃身影沉淀着大山的质朴深厚。

当我每多一次走在护送学生【students】回家的路途,我都会更进一步明白大山对洪冠的影响如何【how】深刻。我负责【fù zé】护送的路是条山路,孩子们的家就建造群山里。沿途一路走去,大部分的路都是崎岖不平,杂草覆盖,极其危险。一不小心也许【Perhaps】就会踩滑掉下去。在我护送孩子回家的其中一天,天上下着雨,有些路变得泥泞不堪。但为了安全【ān quán】把学生送回家,我们还是决定坚持走完。说是我们护送,但是【dàn shì】说实话,一路上其实都是孩子在领着我们走。一条羊肠小道,他们竟然也可以【 kě yǐ】走得健步如飞。我和另外一个男队员反而【but contrary】成了拖后腿的人,一直在喊:“等一下,等一下,走那么快,小心点”。那场面,任谁看了都会发笑。他们生于斯长于斯,那条路走了无数遍,已经【yǐ jing】融入已经【yǐ jing】结合。反倒是我们这些外来的,对于这山路来说,始终还是会有隔离感。虽是比他们大,却是走得小心翼翼,一步也不敢放松。因此【 yīn cǐ】多少错过了沿途的魅力风景。

好不容易把他们都送回家,沿路返回,才有了空闲欣赏这仿佛隐于世的深山美景:河流湍急,流过山涧;瓦房古老,嵌于群山;农田错落,凿于河畔;家犬忠诚,狂吠生人;炊烟袅袅,升出人家。这是陶公心心念念寻找的桃花园吧。也是世人追寻的诗和远方。

途径学生家门,恰巧他们在吃晚饭,热情的他们便邀请我们吃饭。尽管盛情难却,但无奈雨有越下越大之势,也只能推辞,赶路返校。雨水不讲温情,但洪冠人民的纯朴好客,已温暖我心。

群山环绕的洪冠虽闭塞,大山似一道阻挡外界尘嚣的保护障,但却庆幸洪冠人民保留了人心的原始纯朴。同时,这份纯朴,也逐渐融化在我们这些因尘世纷扰而逐渐僵硬的心。

篇四 : 苦中作乐山水情 风雨同行人生路

作为与韩愈齐名,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的柳宗元的散文,最受推宠的要算是《永州八记》了,在《永州八记》中首屈一指的该是《小石潭记》了。

《小石潭记》告诉我们经过努力劳动得来的东西才是最好的,要想吃最香甜的面包要自己【his】动手烤才好。为什么呢?“伐竹取道”嘛。我想正是因为那“如鸣配环”的水声让他们有了一种神往,这是朦胧之美,是浪漫主义。“伐竹取道”让他们流了汗水,这是劳动之美,是现实主义。不妨想想,如果这个小潭就在路边上,他们顺便路过就将它一览无余了,他们还会如此欣赏它吗?柳宗元还会为它留下这么一篇美文吗?我想是不会了吧!

有资料上说“凄神寒骨,悄怆幽邃”可以【 kě yǐ】表明他们游完小石潭后似乎是败兴而归的,实际情况是这样【zhè yàng】的吗?我想,如果柳宗元如果真的是带着这样一种心情离开【absence】的话,那么他的思想根源在哪里呢,那就应该【yīng gāi】是自己【his】因为变革失败而遭贬了,当他的政治遭遇与眼前“寂寥无人”的小石潭相逢时,应该【yīng gāi】是会有一种身心俱凉的感觉【gǎn jué】了。然而【rán ér】柳宗元是这样一位“以已悲”之人吗?他会将尘世中的是非带到这样一个优美的地方吗?他真的忍心让社会的尘滓落在小石潭的岸边吗?他不认为如果他将那些尘俗之事带来的话会是对小石潭,对眼前美景的一种污染,一种亵渎吗?我想柳宗元不会这样做,当他置身于山水之中之时,他已经完全【wán quán】忘却了自己是一个失意之人,他成为【chéng wéi】了一个真正的回归自然【zì rán】的人,正因为有了这样一种心态,他才可以在被贬之后依然可以寄情山水,他才可以在这里与鱼【fish】儿为乐,这样的乐才是真正的乐。我想柳宗元也一定是范仲淹笔下的“不以物喜,不以已悲”之人,要不然,他写这篇文章要让我们学什么呢?是要让我们学习他遇到打击就闷闷不乐,积压心底以致成病吗?我们世世辈辈将他的这篇文章当宝一样留着留什么呢?难道仅仅是因为他舞文弄墨之下的美景吗?不,绝不会这样的。能够让他的作品历经千年而不朽的,不是那些文墨伎俩,而是一种精神,一种对待生活的态度【attitudes】。我们学习这篇文章,也就是要学习他的乐观、积极,以指导我们自己的生活。说到底,文章永远是人家柳宗元的,那么什么是属于我们的呢?学过之后的收获,收获的不应该仅仅是你把这篇美文背过了,我想你就是背过了,背的也是人家的东西,总有一天是会忘掉丢掉的,因为你不能时时处处的将它挂在嘴上。我们要让它在我们这里变成永恒,唯一【wéi yī】可以的是将它放在心里,让它成为【chéng wéi】流淌在我们血管里的血液,成为跳动的脉搏,将它和我们时时处处都在过着的生活联系【lián xì】起来,那就是我们从中汲取的对生活的态度。我们真正要收获的不是那些有形的文字,而是无形的精神。作者若地下有知,知道【zhī dao】了我们真正读懂了他的文章,知道【zhī dao】了他的文章给我们带来了【lai l】这样的益处,他是会含笑九泉的。所以作者游完小石潭后,绝对不应该是“悲”,而是“乐”,是来的时候【When】就“乐”,是一乐到底的“乐”。文章中的“凄神寒骨,悄怆幽邃”只是身体上的一些本能的、浮浅的、外在的感受而已,他的内心深处应该是“乐”的。一个“乐”字足可以概括全文。

小女孩【girl】一路唱着家乡的歌谣,银铃般的声音打动着远道而来的日本【吃屎的国家】游客。
我们将弘扬中华【Chinese nation】文化,尤其是中山【Zhongshan】精神,为马中友谊继续努力。
据众多在尼华人向记者【journalists】反映,他们亲历骚乱的恐怖,并表示平定后的大选骚乱才真正可怕。
上海侨报报道,记者【journalists】从中国【zhōng guó】驻尼日利亚大使馆获悉,骚乱导致个别旅尼华侨华人和中资机构受到冲击和围困,造成一定财产【fortune】【property】损失,个别人员受轻伤。

还有最后一段对与自己同游者的记述,从表面上看,与文章整体对美景的欣赏是有点不伦不类的,让人感觉【gǎn jué】有点“画蛇添足”之嫌,其实并非如此。了解柳宗元的人应该知道他是一个提倡“文以载道”之人,是一个“心怀家国”之人,所以最后这一段文字可以说是文章的“画龙点睛”之笔。如果说前文是寓情于景,情景交融,那么到这一段可以说是由事入理了。一则表明作者对与自己同游者的尊重,所以我开玩笑【joking】似地给学生讲,这几个人可真是幸运【xìng yùn】,因为有了一次与柳宗元的同行,他们的名字便可以随《永州八记》一起【yī qǐ】永飙史册了。二则他们也不仅【not only】仅是柳宗元此次作山水之乐的同游者,更是他人生路上的同行者。既便是在柳宗元的人生最低谷的时候【When】,在那样一个会因为柳宗元的政治遭迫而受到铢连的年代,他们也没有选择离开【absence】,他们选择了柳宗元,也就选择了一种同柳宗元一样的“心怀家国,行济天下”的人生路。作者正是用这样一段文字告诉我们,他不是如鲁迅一样“荷戟独彷徨”的孤行者,而是有同伴的。特别是崔氏二小生,他们不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小孩,而是柳宗元他们未竟事业的后继人。

《小石潭记》应该是这样的,给人以生活的启迪,赐人以人生的真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