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姥姥

我上小学的时候{shí hou},妈妈因着还要照顾我和姐姐的生活琐事,就全职在家。


到我上了初中,姐姐也高中住校去了,妈妈就托人谋了差事贴补家用。


早出晚归,中午的饭事就将我托付给姥姥。


姥姥和我家一条胡同之隔,非常的近便。


她的房子很老旧,是那种老式的用黄土砖垒起的低矮的房屋,整个院落的结构就是北边一间正房,东边一间饭屋也就是厨房,西南角是厕所。院子是夯实的土天井。


正房里面就是外间里间这么两间,一个木门两扇窗户,都低低的,屋子里头用红砖铺的地面,外间是一张木床一个八仙桌,还有一个老式木柜就是那种上面掀盖的和好几个大瓮,有装水的有装粮食的。里间是一张小床几个板凳。


饭屋是用木头桩子和秸秆搭起来的茅草棚子,里面垒着一个锅头,旁边堆着柴火。有的时候是些枯树枝树叶,有的时候是劈开的木棒,还有的时候是棒槌骨头或者小麦杆。经常在柴火堆里有成窝的老鼠啊刺猬啊什么的。还放着几盒火柴,用一种紫色的纸包裹,我到现在一直喜欢{enjoy}那个颜色。


茅房在角落里,用土墙围起来,有个藤条做的栅栏门,露天,挖的大坑,那时总担心{worry about}自己{zì jǐ}掉下去。后来果真得知有的同学就是她妈把她生在了茅房里,满身是屎捞出来洗吧洗吧,觉得{jué de}无比神奇。


正房的窗户下有一颗细小的石榴树,总是半死不活的,好像是表哥一直总是撒尿尿他,姥姥说让尿给烧坏了。西墙根是一个磨盘。


姥姥命不好,三十多岁守寡。成年的都是深灰色的褂子裤,蒙着咖啡{kā fēi}色的头巾。人生的活动半径就是自己{zì jǐ}家儿女家和地里。


中午我去到姥姥家,她已经{have been}把饭做好了,一个菜呈在碗里,上面在扣一个碗保温。稀饭在锅里盖着盖子,馒头用手巾包着装在柳条框子里。


我前脚进门,姥姥后脚就赶紧忙活着呈稀饭拿馒头。热气腾腾的,院子里支了个破桌子,我坐在木扎子上辟着个腿吧唧吧唧吃起来。


这时候姥姥就出来说话了:人家闺女家怎么能这么吃饭,将来连个婆家找不上。聒噪絮叨,我说怎么就找不上,找不了一百个。然后又巴巴吉吉的吃起来。


那时候馒头真是小麦味,鸡蛋真是鸡蛋味,油真是花生味。姥姥早上起来,就点上柴火开始{kāi shǐ}熬中午的稀饭,备中午的菜,我现在回想起来了{lai l},为什么那么好吃,因为有人味和烟火味。


吃完了,姥姥又忙活着收拾残局,喂狗喂鸡。有作业的时候我会写会作业,姥姥又出来说话啊:歪着个膀子写肩膀都歪了。没作业的时候,也怪无聊,坐在太阳下拔腿毛,姥姥又出来说:腿毛越拔越多。

台北市长当选人柯文哲19日宣布第二波市府人事名单,而于选前就婉拒入府的柯竞选总干事姚立明,他的妻子却在这波名单之中,且即将{jí jiāng}接任北市法务局长,引发外界议论纷纷
多名立委投葅 dù}刖藕弦淮笱〗侵鹣厥惺壮ぃ缋跸爻さ毖∪诵煲⑵炼爻さ毖∪伺嗣习19日在立法院发表临别感言,两人对立法院长王金平10多年照顾表示感谢,潘孟安更以
员警从现场查扣的帐册中,发现一个星期{week}内记帐金额高达数千万元,但赌场负责{fù zé}人却是一名年仅18岁的吴姓少年,他供称这个赌场才开1个星期{week}
我是尊重专业,他们要怎么鉴定,时间速度{ dù}项目如何{how},我们都尊重他们的看法
冯贤贤也在文章中列出6项问题{wèn tí}点,包含反对局长由众人遴选及未来由审议委员会主导文化局的设计、委员会的选择跟与自己内心设定的审核标?视泻艽舐洳睢⒎炊钥率懈?哦友〕瞿咧鼗?睦碛伞⒅室煽率懈?哦佣杂谖幕?止ぷ鱷work}的认?龋?⒃诘?6点中表示,因为不希望{hope}看到柯文哲继续犯错,浪费了这次公民力量掀起的变天契机,才不断提醒,
才是最主要{main}的指导原则,总统{President}与阁揆职权应明确界定,且应开放公民参与审议,制定出符合


然后我就呆呆的坐在太阳下,闭上眼去看太阳。眼前是红红的黄黄的闪烁起五彩的一种未知和无知。


心情好时在写吧,bye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