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(locates) : 澳门新濠天地赌场阅读 >资讯 >孽情:情是何物小说在线阅读 主角叶韵梅叶(attitudes)绶

孽情:情是何物小说在线阅读 主角叶韵梅叶如枫

更新时间:2019-01-10 19:22:17 作者:秋烨

孽情:情是何物小说在线阅读 主角叶韵梅叶如枫

《孽情:情是何物》已上架微信公众(gōng zhòng)号:七味阅读,关注后回复:孽情:情是何物 或者书号:33411 即可阅读全文

婚礼很快就开始(kāi shǐ)了。世安挽着韵梅的手在悠扬的音乐(yīn yuè)声中,缓缓走到婚礼台前,宾客们都对他们评头论足,大概是郎才女貌之类的溢美之词。接下来是主持人、证婚人的介绍、宣读,很是无聊,有余这时小声对如枫说道:“你今天也像新娘子——和你姐姐一样漂亮。”
“没想到你嘴这么贫。”如枫有些生气地说道。
“别生气,不然我要说你生气的样子更好看了。”有余继续说道。
如枫瞪了他一眼,为不使他得逞,便尽量不生气了。
“你还是个学生(xué sheng)吧?”过了一会儿,有余又问道。
如枫不置可否。
“难怪你这么与众不同。”有余又说道。
如枫终于有些忍不住了,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只是作为伴娘参加姐姐的婚礼,等婚礼一结束(End),这里的一切跟我没有任何关系,您别为难我,可以( kě yǐ)吗?”
有余见如枫认真起来,便不再说什么了。
芬芳在旁边看见这一切,不免生气,心想,要不是如枫跟她抢伴娘,现在跟章有余在一起(开房去)(yī qǐ)的,便是她了。可是她却无可奈何,只能生闷气。
如枫见到了传说(legends)中神乎其神的邱家人。年过半百、气度儒雅但身上又透着生意人的精明,这是她对邱明恺的评价;一身贵气、似乎不太容易接近,看上去很挑剔,这是她对姐姐未来婆婆的评价;那个看上去比自己(zì jǐ)稍微小一两岁的长相漂亮、活泼开朗的女孩(girl)子,应该(yīng gāi)就是姐姐口中名叫世欣的邱家的女儿吧。这时她认出一直紧紧跟在邱明恺身边的一个男孩子,好像是自己(zì jǐ)的同班同学邱世立,但是(But)她从来不知道(zhī dao)他跟这个传说(legends)中的邱家有什么关系——难道是自己认错了?或者只是巧合?如枫很是疑惑。
这时世立也认出了如枫,他开始(kāi shǐ)是吃惊,后来冲她淡淡一笑。两人相视而笑,如枫在这么一个热闹得有些不真实的场合,能碰见自己熟识的人,她内心的恐惧感(sense)顿时消减了不少。
程序进行到新郎父母(fù mǔ)上台讲话,邱明恺意气风发地说道:“各位来宾、各位朋友,欢迎你们抽出宝贵的时间,参加我的长子邱世安的婚礼。今天是个非常特殊的日子,我非常高兴,说它特殊,一方面是因为它是长子邱世安的大喜之日,另一面也是我的幼子邱世立十八岁生日,这对一个作父亲的来说,真的非常欣慰、非常满足(meet),再次感(sense)谢大家来此跟我同喜,谢谢大家!”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,满座宾客的目光都投向世立,世安和她母亲的脸上现出一丝不悦,但都立即消逝了,化成浅浅的微笑。
有余这时候(shí hou)又说道:“我和世安作朋友这么多年,怎么不知道(zhī dao)他有弟弟?”
如枫没回答,心里很佩服世立的低调,在她印象中,世立成绩好,上进,品德也好,总给女孩(girl)一种安全(ān quán)感。自己的同桌兼好友王婉玉就一直暗恋着他,只是没想到他怎么会和自己同一天生日,实在是太巧了。
婚礼的流程(process)继续进行着,交换戒指,开香摈,切蛋糕,喝交杯酒……终于等到婚宴开始的时刻,没多久世立就过来找如枫。但见如枫穿着粉红色拖地长裙,化着淡妆,分外美丽,不禁多看几眼,说道:“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碰到你。”
“是啊,不然我还不知道你和大名鼎鼎的邱家会有关系。”
“也算不上有什么关系,我和邱世安只是同父异母的兄弟(xiōng dì),我和他们家基本不来往,今天若不是我爸非要拉着我来,我是不会凑这个热闹的。”世立淡淡地说道。
“这样(then)……”如枫说道,也不便再往下问。
“这事你能替我保密吗?我不想让别人知道,破坏我原有的生活。”
“好。”
“你这身妆扮,应该(yīng gāi)是伴娘吧,你和新娘是亲戚吗?”
“不是,她是我姐姐,亲姐姐。”
“这么巧,看来我们的关系又加深了一层。”世立开玩笑(joking)地说道。
“是呀,那你也替我保密,我不想这事被人知道。”
“我会的。”
正说着,有余走过来,问道:“你们俩认识(known)?”
“同班同学。”如枫说道。
“那可真是巧了,你姐姐嫁给他哥哥,这真是缘分。”有余说完,又对世立说道:“我还没自我介绍呢,我是你哥哥世安的好朋友章有余。”
“您好,您的大名,真是如雷贯耳,我父亲无数次在我面前提起您,要我向您学习,您就是我的榜样。”世立有些激动地说道。
“你太客气了,叫我有余哥就好了。”有余说道,又同他客套了几句,才转身走开。
“待会儿婚宴结束(End),可不可以( kě yǐ)陪我聊聊天,我心里很烦。”如枫对世立说道。
世立点头答应了。
趁着敬酒的空隙,世安走过来对有余说道:“刚才接亲的时候(shí hou)你怎么回事?突然魂不守舍的,像是中了邪似的。”
“有吗?”有余若无其事地问道。
“还跟我狡(piào)纾遣皇强瓷夏母龉媚(你的大姨妈掉了)了?”
“好像还真有那么点意思。”有余无所谓地说道,端起酒(piào)崆崦蛄艘豢凇
“该不会是我那个念高中的小姨子吧?”
“你还真是我肚里的蛔虫,一下就猜到。”有余似笑非笑,似认真又似开玩笑(joking)。
“不是猜到,是看到,当时房间里面就我们四个,除了她,还有谁?不瞧瞧你那痴迷的样子!”
“你也好不到哪去。”
“我说你身边那么多围着你的女人,你眼睛看都不看一眼,怎么会对一个不更事的高中生感兴趣?我说你品味是不是有问题(foul-ups)?”
“她的美你是看不见的,算了,跟你说也白说——对了,你什么时候冒出个弟弟,我怎么不知道?”
“一言难尽啊,”世安叹了口气,“还不都是老头子造的孽。”
有余大概猜到怎么回事,不便多问,便说道:“赶紧去敬你的酒吧(pubs),新郎官,一大堆人等着呢。”
世安这才赶紧过去敬酒。
婚宴结束后,人群渐渐散去,如枫来跟姐姐告别。韵梅颇为担心( dān xīn)地说道:“你晚上就住舅舅家,不然你一个女孩子我真不放心。”
“放心吧,姐,没事,芬芳陪着我呢。”如枫无所谓地笑着说道。
一提起芬芳,才发现没见到她人影,两人环顾四周,只见她正拉着有余说着什么,有余为引起如枫的注意(zhù yì),故意跟她很亲密的样子。
“没关系的,姐,那我就自己坐车回去(get back)。”如枫说道。
这时世立走过来,冲韵梅叫了一声“嫂子”,然后又对如枫说道:“我都准备(ready to)好了。”
韵梅见他们两人很熟悉的样子,正在纳闷,只听如枫说道:“我同班同学。”
“这么巧。”韵梅立即转忧为喜。
“姐,你现在该放心了吧,有他呢,待会儿他送我回去(get back)。”
“是呀,嫂子,你放心吧,有我呢。”世立也说道。
韵梅这才放下心来,说道:“那就麻烦你了。”
正聊着,世安送完客人走过来,见世立和如枫很熟的样子,问道:“你们认识(known)?”
“同班同学。”韵梅笑着说道。
“这么巧,世立,那你以后可要多照顾照顾如枫。”世安客套地说道,心里的滋味却怪怪的,具体是什么,却说不上来。
“放心吧,哥,我会的。”世立很客气地说道。
如枫告别姐姐姐夫,和世立一起(yī qǐ)往外走。有余见如枫和世立一起离开(lí kāi),也拉着芬芳往外走,走到如枫旁边的时候,对他们笑笑,说道:“我们出去喝酒去。”
如枫和世立都微笑着冲他们点点头。有余拉着芬芳走了一段路,正当芬芳暗自庆幸自己大功告成时,有余放开手,说道:“我们就在这里告别吧。”
“不是说要去喝酒吗?”芬芳还云里雾里。
“我累了,你自己回去吧,应该不用我送了吧。”有余说完就自己走了。
芬芳搞不懂为何他对自己刚才还那么热情,现在却一下又如此冷淡,“喂,你回来,你不是说要去喝酒吗?怎么一会儿又变了?”她生气地冲他嚷道。
有余没回头,也没有答话,仍然往前走。
“喂,你说清楚,到底怎么回事?”芬芳仍站在那嚷道,可是有余已经(have been)走远了。芬芳气的捶胸顿足,却无可奈何。
孽情:情是何物 澳门新濠天地赌场

孽情:情是何物

作者:秋烨 类型:现代言情 状态:连载中

她,被骗嫁入豪门,只因仇人痛恨她死去的母亲,想要变着方儿折磨她……她,为了拆散分开多年、陷入不伦恋的双胞胎弟妹,却被误解,最终与他们反目……她,生孩子后惨被整容遗弃,却被夫家宣布死亡,办了隆重的葬礼;失去身份,她再入夫家,甘心为保姆,只为能守在儿子身边……丈夫终于玩火自焚,死于非命;婆婆继而发疯。夫家衰落,公公苦苦支撑,因为被整容,她和母亲的容貌一模一样,一直钟情于自己母亲的公公将她当作母亲……母爱(love)和善心两难抉择,如何(rú hé)面对儿子,如何(rú hé)面对公公,她左右为难……一切烟消云散,弟妹相认,一家团聚,她带着儿子坚强地活着……。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