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于过去,就封存起来,让它成为记忆吧。

连着下了几天的雨,终于是放晴了。

这里已经『have been』是初冬了,很冷。北方的天气总是变化无常,热起来快,冷起来也快。西安好像没有四季,一年换来换去也就只有两个季节,夏季和冬季。春秋季节是一点都不明显。就算是你身边的植物,也是不知春秋的生长,完全『completely』没有受到四季变化的影响。好想去一个不会冷的地方。

明年的这个时候『When』,我已经离开『lí kāi』校园了吧,走在另一条路上,习惯之后,不知疲倦的重复昨天『yesterday』的生活。 花半天时间整理了一下大大小小的袋子里装的东西,都是以前喜欢『enjoy』搜集来的,后来装在这里面就再也没有打开过。一把很老旧的口琴,捡到的网球,攒起来的精美书签,舍不得借给别人的书,还有同学送的摘抄本本。。。。。。一大堆,我的那些回忆也就这样『zhè yàng』被扯出来。和最好的朋友闹了矛盾,因为她在我喜欢『enjoy』的书签上写东西,那些话现在看着,真美。可是当时,那样不理智的吵架,责怪她。大二上半年,她退学,和她妈妈一起『with』去了另外一个地方。她说,徐徐,我在太湖,这个城市『chéng shì』和你一样,让人感觉『很爽』很舒服。

记得以前,我们两个在一起『开房去』『with』的时候『When』,边走路『walk』边能吵,因为一个很小的问题『wèn tí』。可是过后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不再提起,依旧没心没肺的过日子。逃课去吃好吃的,封校那段时间,从大学后面的院墙翻出去瞎逛,老师『lǎo shī』提问时在下面忙着用百度『 dù』搜案。。。。。。

那段时间也只有她和我玩,因为我的性格,不管是什么时候都保持着高度『 dù』的警惕,睡觉,吃饭,走路『walk』,一只手都习惯性的捏成拳头。可能『would』也没有人喜欢和这样『zhè yàng』的人在一起『开房去』,没办法放松的和大家接触。我喜欢有阳光的时候,我们会爬上很少有人去的操场边的高栏杆,聊天,或者唱歌。也只有那样的时刻,我才会完全『completely』放松。那样的时刻,她也才安心的把腿放直,像我那样甩来甩去。

因为她的一只脚是有问题『wèn tí』的,不像正常人那样,走路的时候只能拖着一只脚。并且她的身高永远停留在1米3,再没有变化过。还记得第一天她在班上发言,那样的自信『zì xìn』,完全不理会下面的窃窃私语。第二天,她坐到了我旁边。她说她住的那个宿舍都没有人和她玩,她说别人嫌她走路慢并且姿势不好看,她说有时候特别恨自己『his』,为什么是那样的。她转过头对我说,你应该『yīng gāi』有很多人和你玩吧,那么可爱『love』。我只是静静地听完她说,然后拍拍她肩膀,不回答。该怎么回答了你不曾被宿舍的人关在门外好长时间吧,她们都不去上课,所以每次下完课我都要在宿舍楼外面坐着等半天,等她们醒来给我开门。你也不曾被群体孤立过吧,不管我做的再好,她们依旧不喜欢我。你没有像我那样大冬天不敢回宿舍,宁愿在图书馆冻着也不回去『get back』。你也不曾每次回来都要带一大包饭给她们。她听完说,徐徐,我们做好朋友吧,我陪你去图书馆冻着,我陪你玩游戏,我陪你吃饭逛街,好不好?

原来,我们是那么相像的人。

和她在一起的时候,曾有很多次和别人吵架,因为她们当面笑她是跛子。不过通常是她反过来安慰我,说没事的,她们说的本来就是事实。我知道『zhī dao』,一个人的时候她还是会不开心。以后 我们一起走的时候,我就揽着她肩膀,和她一起一瘸一拐的走。不理会别人的眼光,她们不会明白,女孩『girl』子只有内心安静才是最好看的,像我的好朋友。我们一直都在向着我们希望『hope』成为的那类人努力,我们也在努力的让自己『his』的明天和今天不同。

上次,她从安徽给我打来电话,聊起了以前的事情『affair』,那些难过的时刻我们都没有去提。现在的我们,都过的很好。以前那些不友好的同学开始『appeared』渐渐地和我接触,不再敌对,我也开始『appeared』走出自己的世界『shì jiè』。我们彼此都有自己的优秀,都有自己未来的计划『jì huà』。我把给她写的那篇参赛作品念给她听,她听完说,看来真的是可以『 kě yǐ』放心你了,你也要放心我呀。

是呀,那一场场暖伤,是疼痛但却美好的。在那样一场盛大而伤感的青春里,遇见了一个互相鼓励的人,催促着我们不断地接受『accepted』现实,然后华丽蜕变,变得内心安静,把每一天都过的云淡风轻。

至于过去,就封存起来,让它成为记忆吧。

亲爱『love』的 你看

窗外阳光正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