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(locates) : 澳门新濠天地赌场阅读 >资讯 >邪妃当道:暴君别挡我的桃花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第15章 初夜挣不了钱

邪妃当道:暴君别挡我的桃花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第15章 初夜挣不了钱

更新时间:2019-01-17 11:16:39 作者:小緑

邪妃当道:暴君别挡我的桃花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第15章 初夜挣不了钱

《邪妃当道:暴君别挡我的桃花》已上架微信公众(gōng zhòng)号:七味阅读,关注后回复:邪妃当道:暴君别挡我的桃花 或者书号:33696 即可阅读全文

正当小锦火急火燎的跑回太子府,告诉太子她家小姐被人拐走的时候(shí hou),温若依在某个地方醒了过来。
“哟,姑娘(你的大姨妈掉了)你醒啦?”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走了进来,看到她一脸茫然的样子,笑着说道:“别紧张,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,只要你肯听妈妈的话,保准那些男人服服帖帖的。”
温若依大惊,“这里是妓院?”
那女人笑得有点尴尬,说道:“姑娘(你的大姨妈掉了)怎么说的这么直白?不过你说的没错,这里呀,可是聚集了全皇城最好的姑娘,很快你就是其中一员了。”
温若依感(gǎn)觉自己(his)的右眼眼角跳了跳,再看这妈妈的眼神,简直就是想把她捧成花魁嘛。
不行!她才不干!
“那个……妈妈,你想不想赚大钱?”
“当然想啊!这就要靠姑娘你了不是,妈妈这就去安排,一定将你的初夜卖个好价钱。”
咳咳……初夜是吗?她的初夜早就没了,还初夜?
“妈妈,我的初夜早没了,挣不了钱的。”
“什么?那……那我的钱不是全搭进河里了,我可是花了一百两银子买了你的。”
温若依心想,反正自己(his)也不想回太子府,不如就暂时留在这里好了,也好打听一下猎影的下落,赚点盘缠之类的。
“就这么定了。”
“定什么?”妈妈见她自己一人自说自话,问道。
温若依笑着解释,“妈妈,既然你买了我,我就不会让你做亏本买卖。我给你想个法子,定让你赚的盆满钵满,你只要给我几个你这里跳舞好的姑娘。”
“你要干嘛?”
温若依神秘一笑,“你就等着数银子吧。”
很快,就有十来个女人被送到了温若依的房间,温若依让她们摆了几个动手,然后淘汰了几个,最后剩下八个人。她又画了一张服装设计图,红色紧身衣裙,露后背,露大腿,交给妈妈让她定制九件,妈妈一看这个样式,顿时双眼冒元宝,想着肯定能赚大钱,匆匆安排人去做衣服了。温若依则是带着八个人去排练舞蹈。
深夜(干坏事),墨安辰正在书房里看书,或者说,他是在等一个人。窗外一道剪影掠过,墨安辰轻轻放下书,走到桌边。
很快,一个黑影闪进了他的房里。
“见过少主。”
“起来吧,影,人找到没有?”他坐下倒了两杯茶,端起其中一杯。
“少主,娘娘在红楼。”
墨安辰蹙了蹙眉,茶杯“砰”的一声,被捏碎在桌上,他的怒气,对方一目了然。
“是哪个不长眼的,竟然绑了她?”
被唤作影的人单膝下跪,急忙说道:“是老板娘的人。”
“混账!敢动本王的人!”墨安辰走回书桌,从暗格中取出一个银色面具来,交给他,怒道:“去告诉老板娘,她的红楼“猎堡”要了。”
“猎堡”,可以(can)说是掌握了整个国家的经济(jīng jì)命脉的组织,他们的头领猎影武功高强,聪敏睿智。手下十八暗影更是十分厉害(Fierce),各个身怀绝技。这个影,全名影瞳,是十八暗影的头领,更是猎影的心腹,身负替他秘密操练军队的重责。除了影瞳,可以(can)说世界(world)上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(zhī dao),猎影就是墨安辰。所以有时候(shí hou),大皇子的陷害,根本用不着墨安辰亲自出马,“猎堡”会替他一一解决(settle)。
影接下面具,问道:“那要不要(bù yào)将娘娘带回来?”
“暂时不用。她在府里也闷得慌,让她在外面散散心也好。不过你给我派人好好保护她,若她再出了什么差池,你该知道(zhī dao)后果。”
影瞳顿时感(gǎn)觉自己的鬓角渗出了汗水,忙低头,“是。”
看着影瞳手中的银色面具,墨安辰想起了那天晚上,要不是自己及时出现(chū xiàn)找到了摔下山崖的她,说不定尹月柔就不是失忆这么简单了。
邪妃当道:暴君别挡我的桃花 澳门新濠天地赌场

邪妃当道:暴君别挡我的桃花

作者:小緑 类型:穿越重生 状态:完结

一朝穿越,她成了北都相国大人最疼爱(love)的孙女。 他,高高在上的北都太子。成亲半年,向她允诺,定会与她共坐天下,同瞰江山图。 黄袍加身,他却视她真心如粪土。 腹中如针扎般的刺痛,提醒着她,就是面前这个残暴的帝王害死了自己的孩子。 面对她的滔天恨意,他将她压在身下,撕烂她的衣服,不管她如何(how)尖叫抵抗,他还是肆意掠夺着她的身子。 将她关进大牢,折磨的生不如死,腥红的血液却得不到他一丝一毫的怜悯。 她只是想要逃离这个像是囚笼一样的皇宫,却不想流落宫外遭人暗杀、凌辱、差点毁容,她发誓定要他付出血的代价,要将他所有(all)的一切毁之殆尽…… 漂泊半年,得知妹妹死讯,她毅然与敌国合作(cooperation),以新身份重新回宫,取他性命(their lives)。面对他的柔情,她眸子深处的冰冷依旧;当被查出是奸细要被杀头时,面对他的挺身相护,只当作是她玩弄政治权利的一种手段。 她狠戾,绝情,当匕首插进他的胸膛时,她淡淡的问,“痛吗?有当年的我痛吗?我要你付出双倍的痛来祭奠我失去的一切。”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