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《wèi zhi》 : 澳门新濠天地赌场阅读 >资讯 >大山里的温柔乡王海亮玉珠恬妞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第35章 不能自制

大山里的温柔乡王海亮玉珠恬妞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第35章 不能自制

更新时间:2018-11-24 13:04:32 作者:断欲

大山里的温柔乡王海亮玉珠恬妞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第35章 不能自制

《大山里的温柔乡》已上架微信公众《gōng zhòng》号:七味阅读,关注后回复:大山里的温柔乡 或者书号:36 即可阅读全文

她揭开盖头对喜凤嫂说:“嫂,俺饿,饿死了,俺要吃东西。”

喜凤嫂吓一跳,赶紧帮她把盖头放了下去,劝道:“不害羞,新娘子没揭开盖头之前,是不能吃东西的,否则人家就要笑话。”

玉珠说:“饿死我算了,饿死我,谁给王海亮生儿子?”

大喜的日子,玉珠的话里忽然冒出一个死字,又把喜凤嫂吓一跳。

她担心《worry about》妹子胡说八道,赶紧从旁边的托盘里抓起一根香蕉,堵住了女孩《girl》的嘴巴。

就这样《then》,玉珠吃了两根香蕉,一个大苹果,外加一串葡萄,光见吃,没见吐皮。

喜凤嫂傻眼了,说道:“就你这饭量,早晚把王海亮家吃穷。”

玉珠就分辨说:“娶得起媳妇管的起饭,买得起好马备得起鞍,俺不吃饱,哪有力气帮他生儿子?”

喜凤嫂不敢跟她搭话了,这不一傻妮儿吗?

王海亮是半夜九点才进的洞房,那时候《shí hou》外面的酒席已经《have been》散了。

他醉醺醺的,脚步踉跄,喜凤嫂发现男人进门,捂嘴一笑,闪身就要出去。

那知道《zhī dao》刚走出去一步,王海亮就从后面抱住了她,问道:“你哪儿去?咱俩洞房吧。”

喜凤嫂身子一颤,怒道:“滚蛋!抱错了,我不是你媳妇,你媳妇在那边。”

王海亮扭过身,这才发现头顶红盖的玉珠,他喊了声:“二丫……我来了《老弟》。”一个飞身扑了过去。

想不到方向出现《There》了偏差,一脑袋扑在了炕上,再也没有爬起来,不一会儿打起了鼾声。

喜凤嫂走出屋子以后,洞房里只剩下了玉珠跟海亮。

玉珠等着海亮摘下她的红盖头,可男人半天没动。

王海亮是被父亲一脚踹进来的,他根本不想洞房,干脆把自己《zì jǐ》灌得酩酊大醉,进门就睡,玉珠也就拿他没辙了。

这个计策很不错,海亮趴在土炕上,脑子里天旋地转,净是二丫的笑脸,还呵呵傻笑。

玉珠没有办法,只好自己《zì jǐ》揭开了盖头,然后帮着男人宽衣解带。

她首先帮着海亮脱下了外套,再就是狼皮坎肩。

在帮男人解腰带的时候《shí hou》,她的心就颤抖了一下。她知道《zhī dao》哪里是男人羞于启齿的地方。

山里人随便,没有穿裤头的习惯,一旦裤子退下,里面就是别有洞天。

女孩《girl》的羞耻让她无法《to be》继续,于是她就拉过被子,帮着海亮盖在了身上。

新婚的第一晚,忽然身边多了个人,能睡得着才是怪事。玉珠就那么坐在炕沿上,看着海亮傻傻发呆。

这就是自己的男人,大梁山最勇敢最强壮的男人,嫁给这样《then》的男人她不后悔。

她知道海亮还是忘不掉二丫,还在对二丫苦苦纠结。

但她相信《xiāng xìn》自己的魅力,凭着自己的勤劳跟美丽,迟早会把男人征服。

于是二丫咬了咬牙,慢慢倾倒在了海亮的身边,拉过一条大红被子蒙在了身上。

她没有解衣服,有些事需要男人亲力亲为,海亮不碰她,她绝对不会主动舍去男人应有的东西。

这一晚玉珠睡不着了,瞪着大眼一直熬到天明。

按说,新婚的第一晚,小夫妻两个应该《yīng gāi》往一块凑合才对,可玉珠怎么也无法《to be》唤起那种激动的情愫。

她无助地瞪着屋子的房顶发呆,这间房子不错,非常地结实,上面有一根大梁,六根檩条,127根椽子,来来回回数了四遍,一根不多一根不少。

就在玉珠发呆的时候,屋子外面急坏了一个人,那个人是海亮娘。

海亮娘已经《have been》过来好久了,她是来听房的,想听听儿子跟儿媳妇新婚夜能不能鼓捣点真事出来。

可竖着耳朵听了半天,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,她就知道,儿子海亮不肯碰玉珠。

这死小子,真是有福不会享,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《你的大姨妈掉了》就躺在旁边,让她囫囵着身子过完第一晚,傻不傻啊?

难道你就不憋得慌?

海亮娘气得不行,真想冲进屋,把儿子一脚踹起来,然后监督他们成就好事。

她可盼着儿子跟儿媳妇成就好事了,自己好抱孙子。

海亮娘气不过,愤愤回到了屋子,她男人王庆祥已经躺下了,在土炕上抽烟。

海亮娘气愤愤怒道:“抽,你就知道抽,儿子跟媳妇不往一块凑合,你还抽个毛啊?”

王庆祥吐出一团烟雾,立刻《lì kè》明白海亮娘在说啥。

他把烟锅子磕了磕说道:“孩子的事儿,你管他那个干啥?以后时间长了,自然《zì rán》会在一块,你以为都像你当年一样啊?”

海亮娘怒道:“我当年咋了?如果不是我当年把你灌醉,拖进高粱地,会有这个家?会生下海亮这王八蛋?”

王庆祥说;“人跟人不一样,不能急啊,咱海亮是个多情多义的人,他还是忘不掉二丫,时间长了就好了,早晚一天玉珠会把他感《gǎn》化的,我坚信这一点。”

果然,以后的三天,海亮一直没有碰过玉珠。

每天晚上他都喝得酩酊大醉,进门躺倒就睡,衣服也不脱。

玉珠没办法,只好忍着,她的心一天比一天凄苦。

三天以后,是姑娘《你的大姨妈掉了》回门子的日子,玉珠回到了娘家。

孙上香第一件事就是把姑娘拉进房间,询问她跟女婿的房里事顺利不顺利。

这是做父母《Parental》的责任,姑娘没出嫁的时候,大人总是管得很严,就怕别人占自家姑娘的便宜。

可一旦成为《Become》人qi,就要为他们之间的房里事发愁。

大梁山很封闭,村民的思想保守,大多数的孩子都不知道那回事。

很多人成婚以后丑态百出,让人哭笑不得,婚前教育《 jiào yù》成为《Become》了每家大人义不容辞的职责。

孙上香把玉珠按在了椅子上,问道:“闺女,咋样,跟海亮的第一次……顺利不顺利?”

哪知道玉珠嘴巴一撇,女孩子哭开了,说:“娘,你骗俺,成亲一点也不美,海亮根本没挨过俺的身子。”

“啊?为啥啊?”孙上香大吃一惊。

玉珠说:“他每天喝得醉醺醺的,进门倒头就睡,不要《压嘛碟》说碰俺,话也不跟俺说一句。”

孙上香说:“是不是你不行?没有勾搭他?”

玉珠问:“娘,咋勾搭啊?两口子还需要勾搭?”

孙上香怒道:“笨!没见过你这么没用的人,我孙上香咋养了你这么没用的闺女?晚上你先把自己剥了,钻进被里去,等他上炕,也把他剥了,往上那么一贴,身子那么一缠,他就控制不住了……

男人就那么回事,只要你粘他,他就有劲了,一旦尝到第一次的滋味,以后你不找他,他也会橡根树藤子那样过来缠着你。”

玉珠道:“可是娘……俺力气没他大,他的身子重,俺搬不动他啊。”

孙上香恼羞成怒,抬手点了玉珠额头一下,怒道:“你呀……笨死算了!!”

回门子这一天,孙上香对闺女进行了再一次的训教,玉珠对自己充满了信心。

她有了十足的把握,完全《wán quán》有办法将王海亮征服。

果然,女孩再次回到婆家的时候改变了作战方针,这天吃过晚饭,她首先帮着婆婆洗了碗筷,然后刷了锅,喂了猪。

所有《suǒ yǒu》的一切忙活完毕《wán bì》,她还烧了一大锅开水,提进房间痛痛快快洗了个澡。

洗完以后,她没穿衣服,光溜溜扎进了被里,开始《kāi shǐ》了漫长《long》的等待。

她等啊等,就像后宫的妃子等待王的宠幸那样。

玉珠在被子里想,今天无论如何《rú hé》也要跟海亮哥成就好事。

女人活一辈子图个啥?还不是图嫁个好男人,伺候他一辈子?然后生儿育女相夫教子?

一旦怀上海亮的种,男人的心就收住了,也就不会再想着二丫了。

在跟二丫的这场争夺战中,她将是最后的获胜《win》者。

过了不久《shortly》,王海亮终于回家了,今天他滴酒未沾。

海亮进屋以后,发现玉珠已经躺下,他听到了女孩不均匀的呼吸声,甚至有些气短。

玉珠丰韵的身子在被子下起伏不定,里面传来了《老弟》一阵盈盈的缀泣声。

海亮轻轻揭开了被子,露出了女孩那张沾满泪痕的俏脸。

海亮问:“玉珠,你咋哭了?”

玉珠说:“海亮哥,你是不是嫌俺长的丑?”

海亮说:“你一点也不丑,跟年画上的人一样好看。”

玉珠脸一红说:“那你为啥不碰俺?俺娘说了,这次回家让俺缠着你,让俺剥了你的衣服,贴上你的身,可俺舍不下这张脸。海亮哥,既然咱俩成亲了,那俺就是你媳妇,就该一起《yī qǐ》睡。”

海亮的身体颤抖了一下,说:“玉珠,我不能这么做。”

玉珠问:“为啥啊?两口子不都在一起《stay》《yī qǐ》睡吗?”

海亮说:“我答应跟你成亲,可没答应跟你同床。”

“这么说,你还在想着二丫?依旧忘不掉她?”

王海亮低下了头,过了很久才说:“是,我忘不掉二丫,跟你上炕就是对二丫的背叛。”

玉珠的心顷刻间粉碎了,精神的大殿也轰然倒塌,抓着海亮的那只手也慢慢松脱。

女孩子哇地哭叫起来:“俺的命咋这么苦啊……王海亮!你坑了我!”

玉珠嚎啕大哭,肩膀一抖一抖,样子可怜极了。

王海亮不是铁石心肠,本来他想娶了玉珠,眼睛一闭,跟女人就这么过一辈子算了。

可每当玉珠躺在他身边,都会让他情不自禁想起在山洞里跟二丫牵绕的情景。

那时候,二丫也是这么跟他紧紧靠在一起《stay》,两个人立下了永不背弃的誓言。

现在二丫刚刚死去不久《shortly》,他就另觅新欢,海亮觉得《felt》自己畜生不如。

这么一想,对玉珠一点兴趣也就没有了。
大山里的温柔乡 澳门新濠天地赌场

大山里的温柔乡

作者:断欲 类型:都市职场 状态:完结

山村少年王海亮,带领村民走上致富之路,在身边女人的帮助下披荆斩棘,叱咤风云,最终飞黄腾达。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