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段天气炙热难耐,晓烂第一次找借口休了一周假跑到避暑胜(shèng)地的宾馆静享一个人的时光。空间是寂寥的,寂寥的还有她空荡的自由的身心,波澜不惊的生活总让她想捉摸些不可思议的事情(affair),可墨守成规的生活让她不敢越雷池一步,伦理道理像大铁锅背在她肩上不能卸下。如今在陌生的人地,陌生的环境,思想散漫开,眼睛盯着电视画面中的奇遇浮想联翩。不求长久,哪怕曾经有过也算生活的一种叛逆和尝试吧?学生时代她是沉静听话的好学生,上班她是公司信得过的好员工,处事平稳冷静的她很少在生活中犯错。可此地此情此景,她突然想尝尝错误的滋味,可错误源在哪儿呢?

第四天的22点,天气突变,室外的风越刮越紧,越刮越凉,难以入眠的晓烂穿着睡衣,超常规地丢掉女性的羞涩,第一次于夜半迈出了宾馆。

山区的一切都是清幽而神秘的,风旋转而来又旋绕而去,路灯和各个户主的灯火绵长又缩短地交错着,不尝试怎知黑夜的味觉?晓烂莫名地胆气升起来,慢慢地走向灯火稀少的黑暗处,一切都是与彩灯闪烁迵异的美感,没有星月的大雨即刻来临的黑夜也别有一番情致,何不拥有一场痛快淋漓的雨?也是生命叛逆的一种尝试和对现状的标新吧!

风愈烈,也愈凉,闪电划过,亮了又暗了,路边的树木肆意张扬着情性,大雨终于横扫而下,晓烂欣喜地在黑暗的雨中舞蹈,粉红的睡裙飘扬几下又紧贴身上,她任雨穿透头发,侵过衣服滋润肌肤,她从来没有这样(zhè yàng)任性过,原来任性的滋味这样(zhè yàng)地酣畅淋漓,。晓烂跳累了,喘着粗气用双手掬雨。

突然,身后窜出一个黑影,猛地从身后抱住她狂吻起来,哓烂潜意识挣扎了一下,被对方的狂热征服。这样的雨夜,这样寂寞叛乱的时刻,同是天涯一心人,何不彻底放纵自己(his)一回?晓烂转身迎了上去……疯狂的雨夜,疯狂的两个陌生人就那样紧紧地贴靠在一起(开房去)(with),不停(bù tíng)地拥抱亲吻,与岁月无关,只专属于这雨中的世界(world)。

第二天,晓烂流着鼻涕犯罪地提前买了回程的车票(ticket),乘着雨后的凉爽直回单位——真我的地方。一场雨,一场梦,就此烟消云散吧。

晓烂几天后感冒不治而愈,一切从实点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。一个月过去了,两个月过去了,生理周期没有来。她曾因环境心情造成的此现象不止一次发生(occasionally occurred),也没有在意(mind)。第三个月过去了,时常感到肚子有东西在蠕动,而且(ér qiě)用手触摸有很大的硬块。晓烂惶恐了,纳闷了,难道肚子里长个活瘤子?她终于下班后迫不及待地去了医院,结果让她大吃一惊,竟怀孕快四个月了,怎么可能(kě néng)?怎么可能(kě néng)?晓烂喃喃着,那夜的雷声再次轰鸣,雨点又仿佛打在身上。他们是无顾忌地拥抱亲吻,也仅是拥抱亲吻,最后他拥她回到宾馆,才看清他并不比她大几岁,也是来避暑游玩的。他把她拥进了房间,甚至为她解脱了湿衣,也确实肌肤相亲,但激情来袭的刹那,他神经质地跳离开(lí kāi)后匆匆逃离……

这怎么办?她不知道(knew)他的姓名、籍贯,甚至长相也模糊成泛黄的古老的电影(movie)镜头,如何(rú hé)让他负责(Responsible)?况且就是找到他,他也会莫名其妙,并质疑她的人品。可她既没有男朋友,又没有未婚夫,也未曾和谁发生(occasionally occurred)过关系,是不是搞错了?又去另一医院检查,仍是肯定的答案……

那场雨中的梦遗留的残渣沉淀到现实中来了(lai l),她必须把一个鲜活她体内的小生命扼杀掉。躺在雪白的产房里她欲哭无泪,她何曾伤害过一花一物一人?而今却要亲手扼杀自己(his)血骨一体的仅存活几个月的生命,她一点一滴地感受着他带来的疼痛的力量,她似乎看到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子中毒后在做苦痛的挣扎,既而奄奄一息。这份痛苦完完整整地用体脉输送到她的体内,从而延伸到全身,延伸到未来的人生……

雨停了,梦沉了,梦醒了,痛来了(lai l)。

相关专题:生活 生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