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夜降临,万物死寂,只听得到灵魂深处的呐喊。所有【suǒ yǒu】的面具与伪装都在此刻破碎,无处藏身。赤裸裸的躯壳无奈再度【attitudes】披上了那件孤独【gū dú】的外衣,嘴角勾勒起的弧度【attitudes】,无非自嘲。灵魂就这样【zhè yàng】在冗长的深夜【shēn yè】中沦陷于那衍生的孤独【gū dú】之中,悲伤得无以复加。

————题记

我想哭,想痛哭,可是我却没有了眼泪【yǎn lèi】;我也想笑,却又偏偏笑得如此的难看;那种苦,那种痛,自己【zì jǐ】都不忍心多看自己【zì jǐ】一眼。

一根烟何时才会燃尽就像我们的生命何时才是尽头?疲惫的身躯已经【have been】无力去呐喊,每天过着失恋般的生活。

或许现在这种状况是我自己造成的,早已习惯将所有【suǒ yǒu】心事压抑在心底,一个人承担著所有的伤痛。就算心痛得快要死掉,也会用微笑代替所有。

房间里静得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,在这个属于我一个人的空间,不会有人打扰,不会有人记起,更不会有人惦念。望着窗外阑珊的灯火,隔着玻璃窗看到别人家那浓浓和谐气氛,让我羡慕【xiàn mù】,让我向往。然而【rán ér】对我来说那只不过是一种镜中花,水中月而已。在这样【zhè yàng】的夜晚,谁会在乎我的孤单?谁会想到我存在?一个人的夜,坐在电脑【diàn nǎo】前听着手指敲打键盘的声音,安抚疲惫的心灵……

一个人的夜,守候着寂寞宁静的空间,那些往事一会儿伴着甜美的回忆跃然涌现,一会儿又乘着空旷烟消云散。而我却常常抛弃了现实的存在,坐在梦幻的云端,在黑夜里漫无目的地流浪,寻找着自己的归宿。宛如一叶孤舟在浩瀚的大海中漂泊,不知漂向何方,更找不到可以【can】停靠的岸边。一个人的夜,又将是一个无眠的夜,泪水可以【can】无拘无束地流淌。忘不了的是那历历在目的往事,躲不掉的是阵阵锥心刺骨的伤痛,驱不散的是令人窒息的空虚【就来找我吧】……

已经【have been】习惯了。习惯了一个人的寂寞,习惯了一个人的宁静,习惯了一个人的孤单,习惯了一个人的无助。已经习惯了在黑夜中的彷徨,习惯了在沉默中承受,习惯了在孤独中自醉。习惯了细细咀嚼生活的酸甜苦辣,习惯了在漆黑的夜里放飞思绪,去凭悼那流逝的岁月和往事。习惯了把痛苦和忧伤交给梦,带到无边的夜空凭风把它吹散。习惯了睡梦中让没有约束的泪水钻进枕巾躲藏。

习惯了一个人把一天来的忙碌和压抑在夜里尽情的发泄,把一切的烦恼一点点展开,再慢慢的揉碎,放在枕边,在黎明到来前,还原一个坚强自信【confidence】的我。我越来越依赖于黑夜,内心的空虚【就来找我吧】和孤寂排挤了现实中的一切。在这一个人的夜里,关上灯,看着窗外满天的星星,一眨一闪地散发着凄泠的幽光,勾起对往事的回味。打开记忆的阀门,涌出苦涩的泪水。

走在匆匆的人生路上,很少有人会驻足对你注目一望,也许【yě xǔ】是走的太匆匆,没有人发现我的泪眼,而隐藏的那份伤感,自己也无法【to be】掂量出它的准确重量【zhòng liàng】。经历过生离死别的人,总有一种刻骨的痛在心头潜藏,而岁月的流逝并没有抚平心底的沟壑,世事的变迁也只能是让昨天【zuó tiān】的一切变成今天的回忆,让曾经的拥有变成苦涩的咀嚼。

这样的夜,谁会在乎谁的孤单?谁又会想到他人的苦和乐?暗淡的夜,悠长而宁静,沉寂的屋,空旷冷涩。我一个人盯着紧闭的窗、凝视着从窗帘缝隙中透进来的那一缕黯淡的光,想放飞自己的思绪,又怕它飞得太远太久……

我习惯了在黑夜里独自沉默,让灵魂在沉默中独舞,在音乐【music】里买醉,在夜色里升华……沉默的精灵,习惯在沉默中独自疗伤……

伤感的文字,伤感的我,伤感的夜晚忘不掉痛楚的过往。倘若你能读懂我的文字就不必问我过得好不好,因为很不好很不好。

qq1043594938
我是李云龙
我只喜欢【enjoy】文字
我只是个普通人
聆听我最真实的故事
最真实的生活
感谢每一位读者
期待能和你们成为【Become】朋友

daqaaaaaaaaa&ek=1&kp=1&pt=0&bo=bwfwaqaaa



冷暖自知,世态炎凉,爱【ài】上文字的孩子怎么会快乐?白天的交际总是那么煎熬,黑夜的侵袭总是那么的痛苦,这样的生活何时才是尽头?

你不会了解在你遇到我之前我有多么乏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