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处,是一个人的狂欢

一轮朦朦胧胧的圆月,灰蒙蒙的天空,空中几只蝙蝠飞来飞去。漆黑的大地,几处霓虹,明明暗暗,这是静夜的狂欢。白天不懂夜的黑,你又何尝懂我?

好友一分六十秒之后,送来最后一声问候,安。这个世界{shì jiè}便寂寥了。看时间,已是零点,夜是多么深沉,我便开始{appeared}一个人的狂欢!好渴望独处,如能一个人在一套空寂的房子里,度{ dù}过整整一天一夜,该是多么痛快的事!可这样{then}的日子少之又少,那种放松,那种空旷,是真正的禅境,空无一物!一分六十秒之后,终于消失在屏幕之上,他的qq签名却历历在目:“你愿意做渴望拥抱的刺猬!还是逢伤必躲的蜗牛!!”

这世界{shì jiè}上,我们多么像一只渴望拥抱的刺猬,可在紧紧相拥的刹那,痛苦得几乎{much}失去了呼吸。马上又变成一只,逢伤必躲的蜗牛。夜,很静,静得只听见键盘敲打的声音。蟋蟀在阳台上,小心地叫着,那声音,是多少人梦中的乡愁。每次家人走亲戚,我都想一个人赖在家中,可这样{then}的机会{jī hui},实在太少了。一个人,多自在。饿了,吃饭。困了,睡觉。无人管,仿佛这个世界,仅仅只有我一个人。此时的心境,就是佛祖的境界:天上天下,唯吾独尊!

配图

无人打扰,无人唠叨,心胸也就“海阔凭鱼{yú}跃,天高任鸟飞”,思绪也就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。我喜欢{xǐ huan}静寂,是这样地偏好独处,因为心中空无一物,就是极乐啊!每日,心都被俗物填得满满的,真的好累!爱{ài}人累,被人爱{ài}也累。心有牵挂,虽然甜蜜,但失去了空旷的韵味,远不如身心俱无,来得痛快,来得彻底。要不然,那南山的隐士,空旷庙宇里的僧尼,哪来的逍遥自在呢。

静夜读王维诗,那是再恰当不过的时机。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。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。”空山,空人,空心。万物都突然通禅,空空世界里,一轮明月,一片乱石,一溪清泉,一座松林,一切都被新雨洗过,无人的世界,该是多么宁静!最好什么也不想,任自己{zì jǐ}在这宇宙空阔里,忘我,忘世,忘机,忘了所有{all}。“木末芙蓉花,山中发红萼。涧户寂无人,纷纷开且落。”芙蓉自在开落,那是怎样一种境界?“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。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。”又是怎样一种快乐?我哭,我歌,我狂,我笑,一声长啸,可以{can}消胸中块垒,万古情愁!

一个人,四脚八叉,仰面躺在床上,那才叫爽!有一种“野渡无人舟自横”的意趣,仿佛一个人,横亘于天地之间,我就是宇宙!宇宙即我!除我之外,再无他物。心,便是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葅 dù}俗倜稹绷恕T倮匆桓龃蜃硇木阄蓿阒贝锪婊菽堋氨纠次抟晃铮未θ浅景!钡撵场4耸保榭掌扑椋膊患找蚕А晃锓怯校蛔植患豢詹簧V芪б磺校肆朔置鳎桓肼涞氐纳簦寄芴们宄靼祝模悄茄辆玻褪且簧奖浪缟晾酌嗍遣痪痪澹瓮谟小H吮愠晃锿猓辉诔臼乐小

心中所有{all},行云流水般,不住,不着,不依,不靠,从来的地方来,到去的地方去,好一似,“有缘即住无缘去,一任清风送白云”。